2006年發展經濟學論壇
當前位置:首頁>學術會議與論壇>2006年發展經濟學論壇
中國匯率改革方向
來源:巴曙松     發布時間:2009-01-18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很高興能作為這兩天的最后一位演講者來做這個匯報。作為最后一個,總要講得有點不一樣。所以,我先對張燕生所講的作一點質疑,這也是目前國際金融界爭論的前沿問題,也就是目前全球國際金融失衡會否出現大幅度調整的問題嗎?這個失衡表現在,一方面在中國,20063月份中國外匯儲備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一大,貿易順差在繼二月份稍微下滑之后一季度達233億美元,那么全年算下來又將近千億美元的順差,而在另一方美國仍保持著比較大的貿易赤字和財政赤字。那么這樣一個格局在傳統的經濟學分析框架內認為這種狀況是不可持續,必然會出現大幅調整。那么這種調整會不會進行呢,實際上影響我們對人民幣匯率、美元匯率的很多的看法,所以我今天要講的是人民幣匯率的走向,要把它放到全球化大的背景下考察,匯率問題的復雜就在于,我們用成熟的經濟理論在分析一個封閉的經濟體里邊比較成熟,而在分析國與國之間往往顯得捉襟見肘,復雜還在于它不僅是一個經濟問題,還是一個政治問題。還在于往往內外有別,在對外談的時候和內部討論時的口徑的差異都是非常大的。也是一個容易引起分岐與爭論的地方,所以我今天僅僅從全球化這一角度來看。
去年之前,國際經濟學界主流的觀點,我們總結如果沒有總結偏差的話,應該是這種失衡是不可持續的,必然會出現劇烈的調整。那個時候,IMF領導到中國來談的時候,措辭也是異常強硬的,說中國必須如何如何,要不然調整的壓力會越來越大,所以那時看IMF網站比較多的是“促進國際匯率的有序調整”,它的前提假定是美元和人民幣,作為兩個非常有代表性的貨幣,它的調整勢成必然。那么理論研究的深入,去年下半年以來,基調在開始出現非常有趣的變化,這個基調的結論就是美國巨額的貿易逆差和中國的巨額的貿易順差,這種格局是一個不均衡的狀態,也是一個不公平的狀態,但很可能是一種穩定態,就是在沒有出現外力重大沖擊之前,可能會持續下去。所以這個結論與早前IMF持有的國際匯率的有序調整是一個比較大的轉變。而這個轉變的立足點、出發點,我們把它歸結為全球化。首先,我們看為什么美國會有巨額的貿易逆差和財政赤字,從宏觀層面來看,就是隨著經濟的全球化,資金的流動、儲蓄的配置也全球化,美國因為有世界最完美的金融市場和美元霸權,有美元在目前國際貨幣儲備體系中的支配地位,最具深度的金融市場,所以它就會有大量的全球儲蓄流入,在宏觀層面就必須有大量的貿易逆差來平衡,些不是傳統的貿易赤字或盈余理論可以考察的。這種儲蓄配置全球化的一個新的格局。就像美國商務部長斯諾在聽證會上,回答一些議員的擔憂,如果跟中國摩擦大了,中國8000多億有相當多的一部分是放在美國的金融市場,它拿出一部分來,豈不是會以美國的金融市場造成大的沖擊,事實上有很多人也假定這種沖擊,包括中國銀行和建設銀行注資方案的發布,怕引起擔憂,是在美國的金融市場休市這后再宣布這個消息的,這也反映了經濟全球化已反映到很多方面。回到我們這個外匯儲備的斯諾回答,如果它幾千億,外匯儲備構成理論也是金融學研究的重要課題,就是在外匯儲備的幣種配比應該是什么結構,那么現在可以斷定相當大比重地是美元,有幾千億美元,如果它從我們美國金融市場上拿走了,它放到哪兒?放到香港,其金融市場深度是不夠的,我們叫一個金融市場有高度的流動性和交易量稱作有深度的,除了美國沒地方,我們為其提供了個放剩余儲蓄的市場。美國的貿易逆差,因為美元的強勢地位,發達的金融市場,吸引了全球的更多的儲蓄,要求貿易赤字在宏觀上的平衡。我最近看的MIT一個教授的報告,他的研究,僅僅就貿易來看,美國是非常有競爭力的,他一個重要的衡量指標就是收益率,得出的結論是,用薄熙來部長的話說就是“八億件襯衣換一架飛機”,美國出口到中國的芯片,它的利潤率可能是50%,而我們出口到美國的襯衣的利潤率可能是3%。所以僅從貿易來年,但美國的貿易非常有競爭力,并不是說因為有貿易赤字就因為它的貿易沒有競爭力。只要美國在目前的貨幣銀行體系,嚴格的監管,信息披露,有深度的金融市場這個優勢不喪失,美國的貿易赤字是不均衡的也是不公平的,說不公平,現在有的學者把全球分為三大區,即亞洲生產區,用廉價的勞動力組合資源生產出廉價的商品,歐洲資本區、美國消費區,美國通過大量的貨幣發行,包括中國現在充足的流動性和迅速攀升的資產價格,一方面可以說我們的國內貨幣政策面臨的挑戰,另一方面也與美元的過量發行息息相關。一個指標,8000多億外匯儲備以美元計算每年以百分之幾十幾百的速度增長,但是如果換一個指標,如果用石油或黃金的價格來計算,實際上增幅在減緩。說明什么,一個簡化的描述是美國在大量的發行貨幣,而亞洲、東亞則在大量積累這種垃圾貨幣,因為其購買力在相對下降。所以一個不均衡的狀態,也是一個不公平的狀態,但很可能是一種穩態。它背后的推動力量,隨著經濟全球化,儲蓄配置的全球化。同樣,分析中國的貿易順差,我們也可以得出類似的結論。這個結論就是,中國的貿易順差也是經濟全球化的產物,是中國在全球市場的崛起,勞動力資源的稟賦在全球重要的推動力。在匯率問題上更有說服力的是有理論支持的研究結論。能增進雙方的溝通,我們不能僅看中美之間的貿易,從全球范圍來看,中美貿易很大程度上同樣是經濟全球化和產業結構調整的產物。比如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很大,但美國對整個東亞地區的貿易逆差并未同步增加,而且美國對東亞的貿易逆差與前幾年相比還在持續下降,這就說明因為東亞內部產業結構的調整,過去美國對日、韓的貿易逆差,由于產業轉移到了中國,實際上中國持續貿易順差是有限的,世界還有不少持續的千億美元貿易順差的大國,德國、日本,而中國對周圍地區都是巨額的逆差,像韓國、日本,臺灣包括東南亞,從這處意義上說,中國只是全球化調整中的一個環節。因此,經濟全球化、儲蓄全球化、產業結構升級造成的全球失衡,不是哪個國家單方面可以在短期內改變的,在這種全新的格局下,美國當然是最大的受益者,僅僅靠鑄幣稅,我們出口給它的是廉價的襯衣,換回來的是印刷的綠色的紙張,而且還是要存回去,買它的國債,很多人看到這是一個不均衡的狀態、不公平的狀態,但是目前看來,如果我們認為全球是一個主流,認為我們又一次處在經濟全球化的黃金時期,那么在沒有大的外部沖擊,這種狀況還會持續,這個問題實際上還是國際金融界爭論的很大的一個主體,從宏觀政府制定者、華爾街的對沖基金,包括中國股市的投資者,非常關心這一點,對未來的判斷。如按傳統理論人民幣匯率會有相當大的升值,就可能導致出口受到相當的沖擊,在股市上導致相關的股票,大量的拋壓,如港口股。去年我到美國金融監管考察學習時,當時格林斯潘參加的一個內部午餐會上所說:經濟增長率沒有體現物價的上揚,這而取決于遙遠的中國農村勞動力向城市的轉移的結束。
這一個前沿問題,但是在張老師《農業與工業國》第226頁,工業國與農業國關系這一章,有這樣的論述“老工業國從農業國的工業化中究竟能得到多大利益,大部分取決于它們進行這整調整的能力和方式”在220頁,“農業國的工業化將使國際分工引發到一個新的路線和水平,此種分工的性質和程度,則在一定的社會制度下,又決定于生產技術的變動,可供利用的資源,以及二者相互引導的關系”,還有點,也有精彩的論述“在工業化中,人民的收入將要升到較高的水平,凡是彈性較大的商品在擴張經濟中獲得較大的收益,但是在工業化之后,又會反過來增加對工業化國家的進口,”這也是國際貿易領域研究的前沿問題,即比較優勢重組出現的時間差,在一這程中有滯后,發展中國有的稟賦積累過程中可能惡化,但是也是全球化過程中必須忍受的。說明了經典著作的力量和理論的穿透力。
作一個小結,同意張燕生教授所講的,但是在看待全球化是否調整上,要站在全球化的新的視點上,目前的狀況很可能是不均衡、不公平的,但很可能是可持續的,到目前為止還表現出很好的可持續性,由此會很多有決策價值和政策涵義包括金融投資價值的結論,即使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全部消失,美國依然有大量的貿易逆差,再比如說,美元沒有出現大幅貶值,貴金屬的價格也會出現有趣味的調整,美元能帶動人民幣流動性,可能很給房產價格帶來壓力。同樣說明,不可能通過人民幣匯率大幅升值來化解和平衡掉貿易順差,只會雙向小幅升值的方式來體現勞動生產力的提高,更大程度有賴于經濟全球化的趨勢,內需的擴大,以及中國本土的金融市場的發展。
奥运会乒乓球